一子落下欧洲会否变天?看这里就知道了

发布时间 :2019-07-04 14:43:59 来源 :金投网

11月1日,在德拉基正式结束8年任期之后,拉加德将接任他,作为世界第二大货币区的守护者,在每次欧洲央行政策会议之后举行新闻发布会。众所周知,拉加德是一名律师和政治家,而非经济学家。不过,自2011年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负责人以来,拉加德经常对央行问题发表评论。即使届时拉加德不可避免地需要依靠其他同事制定详细的政策计划,但她自己的意见也非常关键。

外汇-欧元

对提名她的欧盟领导人来说,他们最看重的一点是她能确保欧洲央行政策的稳定性,即她的立场不会偏离德拉基太多。就像葡萄牙总理安东尼奥·科斯塔说的:“我们选了一个保证不会颠覆现任行长政策的人”。而以下这些拉加德对央行问题所作出的评论或能够帮我们初步了解一下拉加德的立场。

直接货币交易(OMT)

直接货币交易(OMT)这个德拉基在打击欧元区债务危机方面的旗舰工具从未被使用过,但新行长对它的支持态度却仍然至关重要。德拉基在2012年承诺将“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欧元,并宣布支持OMT时(当时OMT计划宣布仅几周),拉加德就在观众席上。

拉加德表示:

“全球央行已经做出了很多正确的决定。比如最近,各大主要央行的举措——欧洲央行的OMT债券购买计划、美联储的QE3、日本央行扩大资产购买计划——都是正确方向的重大政策信号。”

——2012年9月24日

负利率

在日本央行2016年跟随欧洲央行采取负利率之后不久,拉加德便赞扬了负利率这个工具,同时表示负利率的副作用需要更多时间来评估。而如今这再度成为欧洲理事会议程上的一个问题,央行官员们正在考虑是否需要进一步降息并维持负利率更长时间。

虽然银行抱怨负利率(实际上是隔夜储备的收费)损害了其盈利能力,但欧洲央行表示,那个负面影响将被经济增长抵消。而拉加德也这么认为:

“如果没有负利率,我们今天所处的状况会更糟糕,通胀可能低于现在的水平,经济增长也会更慢。”

——2016年3月18日

量化宽松

德拉基在力排众议,驳下来自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内部以及外部的怀疑之后,终于在2015年1月宣布了要启动资产购买计划,因为欧元区正在通缩的边缘徘徊。而拉加德在德拉基宣布该决定当天就回应称:

“我们欢迎今天宣布的措施,这将大大加强欧洲央行的宽松立场。扩大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将有助于降低整个欧元区的借贷成本,提高通胀预期并降低长期低通胀的风险。”

——2015年1月22日

财政支持

在央行应对下一次经济衰退的能力方面,拉加德显得很现实,她认为央行能力有限,支持欧洲央行一直以来的呼吁——各国政府应该通过更好的财政政策给央行提供更多支持。她敦促各国在经济增长、债务可持续性和社会目标之间取得更好的平衡。

“在通胀低于目标的情况下,央行货币政策应该保持宽松,并且应该锚定预期......但现实情况是,许多经济体的弹性不足。在下一次经济衰退不可避免地到来时,高公共债务和低利率将限制央行的行动空间。对于许多国家而言,这意味着要它们需要更灵活地使用财政政策。“

——2019年4月2日

欧洲改革

德拉基和他的同事们花了数年时间敦促各国政府进行结构性改革以支持经济发展,随着民粹主义运动挑战欧洲凝聚力,这些呼声愈演愈烈。拉加德也是其中一员,她倡导灵活调整招聘活动,完善破产制度、并在创新上投入更多资金。

“我们的目标应该是明确的:重新启动融合并确保经济增长的成果在欧盟范围内广泛分享。这将有助于恢复对欧洲项目的信心。“

——2019年2月14日

新刺激政策

在贸易以及脱欧不确定的情况下,为应对全球经济放缓,预计欧洲央行和美联储最快将在今年夏天放松货币政策。对于这一战略,拉加德已经表示赞同,同时再次提醒政府,只有央行的努力还不够。

“这些(宽松的)政策反应在过去几个月中给市场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支持......当下一次经济衰退不可避免地到来时,决策者可能需要使用所有政策工具来最大限度地发挥其综合效应。这意味着需要通过决定性的货币宽松政策和财政刺激措施来支持需求增长。“

——2019年6月5日

激进理论

最后,拉加德还经常谈到一个令央行官员不寒而栗的话题 ——现代货币理论MMT(通常主张政府不要担心预算赤字并使用财政火力来实现充分就业),货币官员认为这个理论对央行独立性的毒害。虽然拉加德说MMT不是灵丹妙药,但她并没有完全拒绝。

“虽然它很有吸引力,当你看到它的数学模型时,它似乎说得通,但它也存在很大的风险。例如,如果一个国家陷入流动性陷阱,例如存在通货紧缩,那么在那种情况下,MMT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发挥作用,因为利率保持低位,但一旦利率上升,MMT的作用可能就存疑了。“

——2019年4月11日

值得注意的是,拉加德的提名预计将于7月9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财长会议上获得批准。

领峰活动图